欢迎您的访问!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1668开奖现场 >

《婚宠之枭妻霸爱》一个太子爷和刚从监狱被释放的囚犯结婚曝光

发布时间:2019-07-11 点击数:

  4篇精彩言情小说:《婚宠之枭妻霸爱》一个太子爷和刚从监狱被释放的囚犯?结婚曝光【书本简介】:悲剧女主角,倒霉了一辈子,一朝重生,改写种种不如意。空间在手,修仙烦恼,垃圾灵根照样闯出个万里晴天。弟弟不成才,小事一件,随手拉上一把,朽木也得要成绝世之雕。父母生活困难,更是不值一提,卖个灵药,生活真美好。“死丫头,愣着干吗,还不快点去洗衣做饭。”刘老爷子天雷滚滚,吼的刘滢明白神马都是浮云。不管日子过得再逍遥,家有个极品爷爷,欢天喜地总是难消停。片断:弟弟:姐姐,还有没有神仙吃的仙果,我想吃……滢丫头:一巴掌去,就知道吃,赶紧干活去。【精彩抢先看】:三十亿啊,做梦刘滢都没梦过一下子就赚了这么多。想想以前,能赚三十万买套二手房,刘滢都心满意足了。眼神有些恍惚的闪了闪,刘滢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。十指偷偷的掐了掐自己的手心一把,感觉到微微的刺痛,刘滢才相信她真的不是在做梦,这三十亿是实打实的存在,她真的一个晚上赚了三十亿进账。 三十亿,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,一个晚上就净赚三十亿进账。而且,最重要的一点,连毛料大王都要讨好的人,必定有她的不凡之处。不和是什么原因,以后绝能得罪她就是。眼珠子转了转,大家注视着刘滢的目光开始变的有些不同起来。 处理完后续的后续,刘滢又与寒喧了几句,便与徐天扬匆匆的离开了赌盘。别怪刘滢临阵脱逃,实在是大家的眼神太过吓人,让刘滢感觉非常的不自在。 苏家别墅内,一场抵死的缠绵正在上演,随着女子的一声惨叫,一条鲜的生命悄然流逝。 汗如雨下,慢慢的感觉身上的灼热感散去,苏其刚感觉他再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皱眉瞥了眼身下温热的女体,看到原本美丽的脸庞变的狰狞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,气息全无。苏其刚眼底闪过一抹歉疚,只是,为了能活着,苏其刚虽然觉得对不起身下的女子,心里却并无半点后悔之意。 人不为已天诛地灭,大家不过是各取所需。他付了钱给她的家人,作为代价,她把自己的命交给他,让他得以继续存活,挺过撕心裂肺的剧痛。光着身子快速的起身,慢条斯理的走近浴室将满身的汗水洗去。至于床上凋零的美人,自会有人进来处理。 尘埃落定,苏其刚穿着一身米白的休闲服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下刚刚收集到的资料。【书本简介】:她,蓝氏财团的二千金,让人无比羡慕的富二代,随便说几个相识的人名出来,都是让人趋之若鹜的人物,可是男友结婚,新娘竟然不是她,这般高贵的她惨遭抛弃。他,千寻集团当家总裁,财势逼人的霍家大少爷,标准的富二代,权二代,在T市是个只手可遮天的大人物,谁知道结婚日子挑好了,却在登记当天,新娘逃婚,他也惨遭抛弃。可笑的是,他是她准姐夫。看到愤怒而落寞的准姐夫,她忽然嘲笑着:“我们都是被抛弃的人,刚好凑成一对。”他抿唇不语。隔天却叫上她拿着户口本到民政局办了结婚手续,由她代替了逃婚的姐姐嫁给了他本港台现场开奖,【精彩抢先看】:(宣示权篇)“若希,我现在才知道,我一直都是爱着你的,你知道吗,我每时每刻想的都是你,我娶她只是为了在公司里站稳脚。”前男友拉着她的手,低低地诉说着当初负心的苦衷。她还没有任何动作,一只有力的大手横空而来,狠狠地攫住了前男友的手腕,前男友吃痛叫了起来,惊动了酒会里所有人。他站在她的身边,另一边手环住她双肩,温柔而深情地笑着说:“老婆,告诉他,我是你什么人。”看着他那俊逸的外表,尊贵的气息,身后还有两名保镖跟随着,前男友像是忽然明白过来似的,脸色倏地变得青白。(宠爱篇)“大少爷,大少奶奶今天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。”管家跟在他的身后,禀报着她每天的情况。“什么话?”“大少奶奶说,不知道六月飞雪美不美?”管家说完就小心地观看着他的神情,此刻六月的大热天,怎么可能有飞雪呀。他再次抿唇不语,默默地上楼去了。隔天。她刚走出主屋门口便愣住了,只见高空中悬挂着朝阳,而倘大的院落里却到处铺满了白雪,白茫茫的一片,就像隆冬腊月一般,天空中,更是飞舞着无数“雪花”,漫天飞雪,美丽至极。【书本简介】:明云裳深夜逃婚爬墙,腰带被树勾住,栽到墙下遇一嫡仙美男 美男惊:“不好,半夜巨石落,天生异像,不日将有大祸!” 明云裳恼:“你妹的巨石,死瞎子!” 美男笑:“姑娘聪明无比,在下正是瞎子!” 明云裳衣裳半敞伸手在他的眼前晃, 美男眼睛不动分毫,却有鼻血流出,镇定道:“佛云,非礼勿视,非礼勿观,非礼……” 被心上人当做礼物送给未婚夫,明云裳不甘受辱撞石而亡 再次睁开眼,温良恭谨的女子成了腹黑的狐狸, 鲜血从额前滴落,她哭的如雨打梨花,苦苦哀求未婚夫娶她 换来未婚夫无比厌恶的表情外加一句“退婚” 她凄婉转身离开后嘴里溢出“傻B” 人前她是温柔秀气的弱女子,说出嫁后要做贤妻 人后她是聪明狡诈的悍女子,立誓嫁人后只做闲妻 竹马是只白眼狼,未婚夫是条恶狼,后母和嫡姐一心想将她嫁给瘸了腿的笨狼 她千挑万选嫁了一只瞎了眼的狼,成亲之后才发现他才是那只腹黑狼!本文已上市,出版名《女相倾国》【精彩抢先看】:谨夜风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脸,他男生女相,虽然是有几分阴柔之气,但是绝对没有明云裳说的那么夸张。而她方才竟还动手扯下他束发的发环和身上的玉佩,她竟有如此粗俗的动作!两人虽然自小一起长大,长大之后还时常相约一起出去游玩,只是她一直都恪守着礼仪,仅仅让他牵过她的手,他的头她更是不曾碰过,不料今日她竟直接就伸手扯下他的发环和他腰间的玉佩,她何时变得如此张狂呢?莫非上次的事情真的伤害到她,才让她做出了如此出格的举动?一阵风吹来,他的发失去了束发的发环,顿时显得有些凌乱,遮住了他微微有些迷蒙的眼睛。 他终是忍不住反问道:“感情赔偿费?” “没错,感情赔偿费!”明云裳下巴微扬道:“我和你这一起这么多年,你说分开就分开?你说将我送人就送人?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!这两样东西我扣下了,从今往后我们再不相见!你以后如果再敢跑到明府来,我就打断你的腿!” 谨夜风听到她的话再次一愕,当上不禁又细细的打量起她来,却见眼前的女子只是一身粗布衣裳的打扮,由于营养不良微微泛黄和干枯的发,还有些暗黄的脸,可是一双眼睛却比星星还要亮几分,看向他的眼神分明透着不屑,再没有往日的温柔和懦怯。那微抬的下巴微微扬起,又透着一分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傲,整个人竟有了一分淡淡的高贵之气。 他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子和往日显得有些不太一样了,明明脸还是那张脸,眼还是那双眼,身子也还像以前一样娇弱,可是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平空多了一分高傲和不屑,往日里对他的浓情蜜月意已经消失不见。 他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抹异样的情绪,扎的他的心一阵刺痛,他顿时呆呆的看着她不动。【精彩抢先看】:苏城瑞看着眼前这个明明很普通的女人,此时轻轻一句话却惊他后背汗湿,强掩下心底震惊,波涛汹涌的眼底像是水与火的激烈碰撞,面色复杂难明,这个女人到底是谁?那身手绝对不弱,他几次竟然被这女人袭击,竟然被她得手,晦暗复杂的汹涌缓缓褪去,换成兴奋与激动,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此时完全引起他的兴趣让他正视起来。敢威胁他?蒙湛言,我们等着瞧!等苏城瑞再次推进门时,一拐一拐的样子惹来所有人的目光,墨成先忍不住问道:“城瑞哥,你这是…怎么了?”视线落在苏城瑞僵硬的脸上,极力憋着笑意,整张脸都涨红了。 蚊子和猴子也不干落下,紧逼问道:“苏少,你这是整哪出啊?不是泡妞被打了吧!不过倒是什么样的女人敢打我们苏少啊!要知道我们苏少在女人里从来都是无往不利所向披靡啊!”两人边说边涨红脸笑着,一想到苏少难得吃瘪,他们这心啊,可就是兴奋的厉害,到底是什么女人敢如此对苏少啊!一想到竟然还有个女人如此不鸟苏少,他们就有种忍不住想要膜拜那女人的冲动。这真爽快! 苏城瑞已经是第二次栽在湛言手上,黑着脸眯着眼危险的瞥了她一眼,见她唇角弯起,面色一副淡然的样子,他气就不打一处来。他怎么不知道这女人原来真会装,脸色平静的不像话,要是一般人,做了亏心事还不紧张的要死,她倒好,打了他,还敢淡定自若的抬眸看他,那眼底的不屑他不想看到都不行,一想到这里,心窝里一口血差点没喷出。这女人…。竟然…比他还拽! 顾墨袭一手揽着湛言,抬眼盯着他看,刚才他从城瑞看言言眼中分明看到了愤怒,虽然稍纵即逝,但他还是敏锐的扑捉到了,这一晚上,城瑞无缘无故反复找言言茬,他都看清楚了,按理说,言言与城瑞刚认识,根本不可能有过节,眼底幽光闪过。 苏城瑞坐下,拿了杯酒一口灌在嘴里,抿唇冷笑道:“确实是个女人,不过也只不过是个自作聪明的女人而已,一个女人能翻天不成?要是哪一天她栽在我手里了,会有她好果子吃。”冷冷瞥了一眼湛。